Poliphonia 2019

$1,300

Tibaani 葡萄園是由 Pheasant’s Tears 和喬治亞農委會合作創立的,目的是為了復育瀕臨絕種的喬治亞原生品種。起初以為僅僅半公頃的園裡擁有超過400個原生品種,經專家鑑定後才確認其實只有117個品種。
超級獨特的酒;單寧明顯,酒色看似紅酒,但喝起來一下感覺像橘酒,一下感覺像粉紅酒,下一口又感覺像在喝淡紅酒,紅色莓果、橙皮和柑橘的風味,也帶有點煙燻和泥土氣息.這款酒風味百變,同時讓人感到非常和諧、有層次,每一口都讓你感受到不同的風味。

描述

產區 Kakheti

葡萄品種 117種喬治亞原生品種

Tibaani 葡萄園是由 Pheasant’s Tears 和喬治亞農委會合作創立的,目的是為了復育瀕臨絕種的喬治亞原生品種。起初以為僅僅半公頃的園裡擁有超過400個原生品種,經專家鑑定後才確認其實只有117個品種。
超級獨特的酒;單寧明顯,酒色看似紅酒,但喝起來一下感覺像橘酒,一下感覺像粉紅酒,下一口又感覺像在喝淡紅酒,紅色莓果、橙皮和柑橘的風味,也帶有點煙燻和泥土氣息.這款酒風味百變,同時讓人感到非常和諧、有層次,每一口都讓你感受到不同的風味。

 

 

關於 Pheasant’s Tears

Pheasants Tears 是由美國藝術家 John Wurdeman 和喬治亞釀酒師 Gela Paliashvili 於 2007 年聯手創立的酒莊。「野雞的眼淚」-這個這麼有趣的酒莊名字其實是取自於喬治亞古老的民間故事。根據傳說,只有最頂尖的葡萄酒才能讓野雞感動到落淚。這個具有歷史故事性的名字同時也反映出酒莊的理念-也就是堅持只使用喬治亞古老原生品種、傳統陶甕(Qvevri)釀酒法和遵循有機耕農的概念釀造最優質的酒。
坐落於山坡上的 Pheasants Tears ,位於 Tibaani 村莊旁, 放眼過去就是6世紀建造的聖斯蒂芬修道院、風景迷人的 Alazani山谷和白雪皚皚的高加索山脈。這邊有著獨特的 terroir-夏天時,白天每天擁有長達 14 個小時的陽光,但晚上因為有從峽谷吹來的涼風,所以氣候很適合種植葡萄。這裡的土壤表面是石灰石,下層而是由沙壤土和礫石混合,是葡萄藤喜歡的排水良好的土壤。
John 年輕時在美國無意間聽到一首喬治亞的民謠,質樸而精緻的合唱歌聲感動到讓他發誓他此生一定要造訪喬治亞一趟。於是,他趁著在俄羅斯莫斯科修讀藝術創作碩士學位時,把握時機到鄰國喬治亞旅遊。這趟久違的旅程讓他深深地愛上了喬治亞的一切-風景、語言、食物、歷史文化、音樂和濃濃的人情味(如果你這生有機會到喬治亞鄉下旅遊的話,他們真的會邀請你到他們家吃飯喝酒),也因此讓他決定要在完成碩士學業後搬到喬治亞的山鎮 Sighnaghi 定居。
1998 年的喬治亞剛經歷蘇聯解體,很多鄉下地方都沒水沒電。喬治亞的人民雖然生活不便,但他們懂得透過音樂、食物和葡萄酒來消愁。過著純樸的鄉下生活,也讓 John 慢慢地對葡萄酒產生興趣。2006 年,有一天當他在葡萄園寫生作畫時,因緣認識了當時正開著農機的 Gela。
John 和 Gela 倆人在葡萄園巧遇後,Gela 就立刻邀約 John 到他家晚餐,因為其實 Gela 早已耳聞這位非常熱衷於推廣喬治亞民謠的美國人。Gela 在晚餐時難掩激動情緒,含淚向 John 請求:「你對於繼承喬治亞傳統文化付出了這麼多,葡萄酒也是喬治亞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拜託你加入我一起協助喬治亞傳統釀酒文化的傳承。」
Gela 出生於釀酒世家,骨子裡充滿著對葡萄酒的熱情。當他目睹到喬治亞葡萄酒產業面臨著現代化的轉變,他感到非常心疼與無助。2006 當年,許多釀酒師都開始採用國際品種和不鏽鋼桶,Qvevri 和原生品種漸漸地被遺忘。在晚餐一度哽咽的 Gela 深深打動了 John 的心,由於倆人都想對保留傳統盡一份心,Pheasants Tears 也因而誕生了。
喬治亞的葡萄酒歷史可上溯至 8000 年前,原生品種超過 500 種以上。其中,傳統陶甕(Qvevri)釀酒技法是最讓喬治亞人覺得驕傲的,而 Qvevri 也在 2013 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雖然喬治亞的葡萄酒故事聽起來很浪漫,但其實 Qvevri 釀酒文化在蘇聯時期差點消失。鐵幕時代,共產黨政府只允許農民種植4個品種的葡萄。在市面上,也只能看到廉價和產量大的半甘型甜酒,為了符合俄羅斯大眾的口味。唯一慶幸的是,蘇聯政府沒有禁止人民在自家釀酒,所以很多住在鄉下的喬治亞人都還是習慣用家裡已有的 Qvevri 釀酒。Qvevri釀酒法能被保留住,說真的需要感謝這些喝私釀酒的鄉下人。
蘇聯瓦解後,喬治亞的酒廠還是維持釀造半甘型甜酒,因為俄羅斯佔他們出口市場的 98%。也因為這樣,達拉.戈爾茨坦(美國美食作家/學者)曾在 1993 年時說:「你一定要喝過喬治亞自家私釀酒,才能夠說你喝過真正的喬治亞葡萄酒。」
於 2006 年,喬治亞和俄羅斯的關係惡化,俄羅斯對喬治亞實施貿易禁運,使得酒廠無法消掉庫存多的半甘型甜酒。在這經濟艱困的時代,反而讓一些釀酒師看見希望。他們開始投入協助推廣 Qvevri,希望世界能重新發現這個擁有千年歷史的釀酒技術和文化-Pheasants Tears 的 John 和 Gela 就是這群先驅裡的一份子。
從創立 Pheasants Tears 以來,John 和 Gela 就是以復興傳統為前提。因此他們堅持只使用被遺忘的喬治亞原生品種和Qvevri 去釀酒。也因為有這些前輩的努力,近期 Qvevri 在喬治亞釀酒界又掀起新一波的流行,導致現在要買陶甕都還要排隊。乍聽之下可能會覺得喬治亞只產陶甕酒,但其實目前用 Qvevri 釀造的葡萄酒在喬治亞僅佔 3%,所以在市面上還是相當稀有的喔!
「Qvevri」是喬治亞傳統的蛋型陶甕,它從 8000 年前就開始被喬治亞人當作用來釀造、陳年和儲藏葡萄酒的工具。有別於大家比較熟悉的西班牙陶甕(Tinaja)和羅馬雙耳陶瓶(Amphora),Qvevri 的體型較大,容器的容積通常在 100到 4000 公升之間,不適合用來運輸。Qvevri 只能用手工製作,而且製造過程非常耗時。製造 Qvevri 是需要靠著代代相傳的知識,而且利潤非常的低,所以目前喬治亞只剩下 5 到 6 個 Qvevri 的製造商。Qvevri 製造完後,甕裡會用蜂蠟密封再挖坑埋入地下。因為體積龐大,一旦埋入地下後,它就一輩子不出土了。如果想要長期使用 Qvevri 的話,清潔和維護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維護得好,Qvevri 的使用期可以高達好幾百年。不過,很多人應該很好奇 Qvevri 要怎麼清潔吧?答案就是真的需要有個人跳進去刷。因為維護過程非常麻煩,所以市面上用 Qvevri釀酒的商業酒廠才會那麼少。
Qvevri 釀酒法真的一切都很自然,所以 Pheasants Tears 從種植葡萄開始就非常的重視。葡萄一般會用腳踩破皮後再連同皮、汁、籽裝入陶甕讓酒自然發酵,等到發酵完後會蓋上石頭或玻璃製的蓋子陳放一陣子。酒在地底下有個好處就是可以確保溫度永遠都是涼爽的,所以不管是釀酒或儲藏都不會有問題。陶甕封口後就不會再動它了,酒渣會靠重力慢慢地沉澱到最底下。在喬治亞,有些釀酒師會稱酒渣為「媽媽」,因為他們覺得酒不是用釀的,而是透過這個「媽媽」養大的。而在 Pheasants Tears,浸皮時間的長短會依葡萄品種和 Qvevri 的大小而決定,最短只有三週,最長可以到六個月。
Pheasants Tears 因為有 Gela 專業的知識 ,他們懂得什麼時候是最佳的裝瓶時機。一般白酒都會在掀開蓋子後直接裝瓶,但是少數白酒或紅酒就會在浸皮後換到另一個 Qvevri 讓酒熟化。那在家私釀酒的喬治亞人,因為不用擔心酒的品質,所以可以很隨興地等他們覺得口渴的時候,再掀蓋用勺子來撈酒。
“Only the finest wines can compel a pheasant to cry tears of joy!”
John Wurderman在建構酒莊初期發想酒廠的名稱時,有一天在Sighnaghi鎮上一偶然聽見兩位老人在討論昨晚喝到的好酒,老人們是這樣形容的「唯有最美味的好酒,才能讓野雞流出喜悅的眼淚。」這其實是一句喬治亞K a k heti地區古老的名言,也成為代表酒莊的象徵。

商品評價

目前沒有評價。


搶先評價 “Poliphonia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