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ott 2016

$1,400

葡萄種植於1960年代,在Rablay-sur-Layon一塊地質為粘土、藍片岩、石英和侵蝕片岩、面積僅0.33公頃的土地上。一半的葡萄採收後直接榨汁,而另一半透過半二氧化碳泡皮法發酵三天,混合後與Chenin Blanc的酒渣共同培養12個月。
優雅、冰冷的淺寶石紅色。鼠尾草、野玫瑰、蔓越莓、草莓、野漿果、西瓜帶點糖感的美妙香氣。礦物、新鮮的土壤、花香。酒體輕盈、爽口,酸度低,薄薄的單寧有溫和的收斂感。

描述

產區 Flaxman Valley

葡萄品種 Merlot, Shiraz

幾乎都是 Merlot,還有點 Shiraz,都是我們位於 Seppelts field 的老莊園 。從這款酒認識我們 Shobbrook Family 是很棒的起點!酒液略濁。撲鼻但不刺鼻的黑胡椒氣味,接著是成熟的黑李、果乾,墊底的則是些許甘草氣息。口味像是帶酸的煙燻蜜餞,濃郁而圓潤。單寧已因陳年而變得柔軟,尾韻卻仍飽滿悠長。這款酒將「自然酒的陳年潛力」展露無遺!

 

 

關於 Tom Shobbrook

Tom Shobbrook是一個會在家自己做香腸和種植自己要吃的羽衣甘藍的澳洲人,不僅如此,他還會想知道你喝的水是哪裡來的。他是澳洲自然酒的先鋒之一,在酒裡加非天然的物料是會讓他馬上生氣的事情。出生於Barossa的私釀酒家族,Tom也是《Gourmet Traveler》2010年Young Winemaker得主。在Chianti遊歷學習6年後,他在2007年回到家鄉Barossa,並開始把家族的葡萄園徹底改成有機及自然動力,同時也說服一些Barossa的酒農改用此方法。在當時,他受到許多負面的聲音及批評,很多人都以為他瘋了。
當他剛回Barossa時,剛好也是Anton Van Klopper成立Lucy Margaux的開端。當時,這兩位自然派先鋒常會一起旅行,開著車到 Sydney、Melbourne和Adelaide到處跟大家講解自然酒的魅力和賣他們的酒,有時候Jauma的James也會加入他們。在這旅途中,他們會自己去找野生海藻和釣魚,當他們開到城市時,就用這些食材為朋友或客人們做飯-你看,他們是這麼自然的。一開始當他們幾個自然派大師還不是那麼有名時,餐廳的侍酒師很少願意和他們約談。而在開到城市泛遠的旅途中,他們常常會睡在車上或公園,這麼刻苦的旅行就是為了宣傳自然酒的魅力。
他常用舊木桶、蛋形發酵槽、水泥槽發酵,干預低、不過濾、不添加,完全有別於 Barossa Valley 葡萄酒一向給人濃厚肥大的典型印象。他使用的木桶,大多是澳洲名叫Jarrah(加拉桉)的木頭,通常是澳洲的加烈酒廠才會用,特性是高樹液含量極大孔隙,不太適合傳統葡萄酒,但在自然酒的部分領域,卻極度適合。
他一直使用友善方法來照顧葡萄園,不用硫化物、波爾多液(用於預防一些黴菌),而是更喜歡噴灑碳化的椰子殼。他說:「這使這些東西無法生存(霜霉病等),但也意味著我們沒有殺死受益的蟎蟲。」他種植Shiraz、Merlot、Mourvèdre和少量的Trousseau,同時還有許多白葡萄。他對於這區幾乎都沒白葡萄酒感到納悶及不可思議。
無論Shiraz還是Syrah,這個品種都該是澳大利亞葡萄酒產區的代名詞。這是一個棘手的話題,這代表者此區葡萄栽培缺乏多樣性,許多老葡萄品種被淘汰以支持新的Shiraz。對於Tom來說,他的葡萄酒比年份更能反映出年份。沒有兩年是一樣的。為了了解最佳採收時間,他必須一直在葡萄園中陪著葡萄。Tom的所有葡萄酒都具有標誌性的芳香和口感,它們代表著一個可喝性,很容易成為最受歡迎的葡萄酒。它們總是乾淨,純淨且令人難以置信的平易近人。

商品評價

目前沒有評價。


搶先評價 “Clarott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