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urador 3 2021

$1,200

葡萄手工採收,全部去梗,泡皮三天後榨汁,在不鏽鋼槽裡發酵及培養11個月。
濁濁的淡橘紅色。荔枝乾、桂圓、龍眼、醃漬果乾、炸薯條與一些陳年過的木質調氣息。中等至輕盈的酒體,口感滑順,蜜餞般的口味帶著微微的酸度與鹹感,堅果尾韻。

貨號: LS003

描述

產區 D.O.Terra Alta

葡萄品種 Macabeo 100%

葡萄手工採收,全部去梗,泡皮三天後榨汁,在不鏽鋼槽裡發酵及培養11個月。
濁濁的淡橘紅色。荔枝乾、桂圓、龍眼、醃漬果乾、炸薯條與一些陳年過的木質調氣息。中等至輕盈的酒體,口感滑順,蜜餞般的口味帶著微微的酸度與鹹感,堅果尾韻。

 

 

關於 Cellar Mendall

Mendall酒莊坐落於加泰隆尼亞Terra Alta內的Pinell de Brai 村莊。這個沒有人聽過的小鎮位於巴塞隆那南方200公里處,不僅人口鮮少、面臨高齡化,也很少有遊客會來這裡觀光。村中除了由Gaudí 徒弟所建造的葡萄酒教堂 (兼釀酒合作社) 外,大家唯一會來這個偏遠鄉村小鎮的目的,應該就是為了見Mendall的莊主Laureano Serres吧!而酒莊名字則是取自於Laureano媽媽小時候的的小名。
Laureano在加泰隆尼亞葡萄酒界是個傳奇人物,對自然酒的貢獻不容小覷。他不僅是全世界推廣自然酒的先驅之一,也與好友Joan-Ramon Escoda共同創立了PVN (西班牙自然酒協會) 以及H2O Vegetal (全世界最重要的自然酒展之一)。在短短20年間,他讓Pinell de Brai 這個沒落的小村莊在國際間受到注目。許多知名的侍酒師及業界人士都會專程來拜訪這位慷慨大方又好客的釀酒師,而H2O Vegetal這個酒展也讓Pinell de Brai 成為自然酒愛好者的朝聖地。
釀酒師兼莊主的Laureano出生於Pinell de Brai 的一個單純的農家,成年的他在馬德里從事資訊業研究工作達十年之久。也許是長年在外打拼後的倦怠,讓他在1997年時產生了落葉歸根的念頭,並毅然決然地回到家鄉開始進行務農及釀酒工作。他剛開始是擔任村裡釀酒合作社的主席,但是當地的酒農重量不重質,與Laureano的理念完全不符。於是在1999年,他開始用從家裡繼承的葡萄園去釀造屬於自己的葡萄酒。
Laureano是一個非常尊重大自然的人,這點從他農耕跟釀酒的理念都看的出來。在他的眼裡,最純淨的葡萄酒應該是來自植物的水。如果今天他在葡萄園噴灑農藥,或是在釀酒過程中添加人工酵母或任何的化學物,葡萄和風土本身的精華就會被改變。這時,葡萄酒就不是純淨的水了,而是遭調味過的「植物湯」。
在Mendall,Laureano是堅決不煮「湯」的,但隨性的他,一直嘗試以不同的方式來釀造葡萄酒。有時喜歡在自家用手慢慢去進行去梗然後發酵,有時卻又會將整串葡萄直接進行碳酸發酵,這中間的差異全來自於他對不同採收葡萄的解讀去決定最適合的釀造方法。因為他深信每個區域的葡萄都會因各種因素而表現出不同的風格,再加上Laureano對這塊土地是如此了解,所以他往往會創造出很多令人困惑的方法,例如分開裝瓶等。但完成裝瓶的葡萄酒,確實有著清晰而有趣的差異,令人無法不佩服他的強大解讀能力。
在這個酒莊與買家都注重評分分數的年代,許多釀酒師都會想要取悅知名酒評。Laureano不希望釀造跟大家是大同小異的酒,而選擇了走出自己的獨特風格。當他剛成立Mendall時,自然酒並不盛行。附近的酒農都覺得Laureano瘋了,還會嘲笑他說他根本是在釀醋。一開始不單單只有釀酒師不欣賞他的酒,連Terra Alta產區的監管局也一直勸Laureano使用二氧化硫,並向他表明Mendall的酒不符合Terra Alta產區的風土特徵。Laureano不願意屈服,因此他決定在2006年退出了D.O. Terra Alta。而非常有創意的他,在酒標上註明Pinell di Brai 的郵遞區號來代表產地。
現在即使Mendall的酒越來越受到歡迎,Laureano還是以家庭酒莊的模式去經營。他很享受全家人一起採收、一起裝瓶的時光,連酒標也是用手工方式一瓶瓶貼上,這也是為什麼你有可能拿到的是一瓶稍微歪斜酒標的酒喔!

商品評價

目前沒有評價。


搶先評價 “Abeurador 3 2021”